新闻中心

陈誉:争做工业环保时代的“大禹” 中关村软件

  中关村软件园“创业故事”栏目,将陆续走近这些已经、或者即将改变世界的创业者,聆听他们的所思所想,记录他们的前进步伐。

  四千多年前,黄河流域洪水为患,鲧治水失败,他的儿子大禹接了父亲的班,主持治水大任。鲧治水时用土石垒坝,结果很快就被迅猛的洪水冲毁了。大禹决定改变方法,改“堵”为“疏”。他率领百姓挖渠,疏通河道,创新性地将洪水通过河道引入大海。他用13年的时间解决了全国的水患,这期间其三次过家门而不入。

  这个神话家喻户晓。几千年来,大禹尊重自然、因势利导的科学精神;以身为度,以声为律的律已精神;艰苦奋斗、坚忍不拔的创业精神和严明法度,公正执法的治法精神一直广为流传。就在中关村软件园孵化器,也有这样一位“治气者”一直身体力行的实践着这种“大禹精神”。

  千年后的今天,一家名叫“大禹”的环保服务公司开始在行业内崭露头角。CEO陈誉,从事环保行业十几年,也带领着大禹环服(北京)科技有限公司整个团队(以下简称:大禹环服),一步一个脚印,实践着新时代的大禹精神。

  陈誉本科/硕士就读于天津大学化工专业,在他那个年代,这个专业的学生毕了业可以去待遇相当好的石化企业。但当时的陈誉却偏偏选择了环保这个听起来就吃力不讨好的方向,并且十几年都坚持了下来。

  陈誉是80后,跟70后的务实不同,80后总有点改变世界的责任感挑在肩上。在做选择的那个年纪,赚钱并不是最主要的,要做一点能让世界变得不同的事情才更有意义,而环境保护就是改变世界最直接的方式之一。

  另一面的陈誉是清醒而理性的,他显然是看到了环保行业光明的前景。全国有那么多家石油化工企业,每天产出的工业废料不计其数,在工业经济迅速腾飞的时候,环保看起来并不会创造价值,也就被人们搁置一旁。但总有一天,工业经济会放缓,环境污染带来的问题开始反噬,环境保护创造的价值就会被人们重视起来。当这个国家看到了环保的价值,也就是环保行业腾飞的时候了。

  陈誉的清醒还体现在对大禹环服的定位上。很多人在跟风解决农村的环境问题,也因此催生了很多农村环保企业,但他并不看好这些企业。“这是在透支我们的未来”,陈誉说,“农村环境的问题是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自己去解决的,因为本身这个问题并不复杂,量也不是很大。”

  陈誉认为,工业环保才是未来。首先,工业污染是需要环保企业干预的,因为工业污染并不是一个随着时间推移自然而然就能解决的问题。与其一味地强调减少排放,甚至为了减少排放而减产、停工,都不是解决工业企业污染问题的根本措施。因势利导,通过专业的、有经验的环保企业去干预、去疏导利用才是良方。

  工业行业涉及领域众多,哪些领域最应该优先服务?陈誉认为,为社会创造更大价值、对环保需求强的企业应该有利于打开行业突破口。于是中国石油、中国石化、荣盛石化、陕西延长石油等石油化工企业成为了公司的第一批客户。这样的石化企业为社会创造价值,而大禹环服为这样的公司服务,帮助他们降低能耗、降低排放,也就相当于间接地创造了价值。

  为石化企业工作,一直有个约定俗成的规矩:服务公司通常会垫款干活,在全部工作完成后,根据石化企业的账期,才会分批收到服务款项。这也就是行业内惯称的“先服务,后付费”。这意味着企业要想服务这些石化“大佬”需要自行先垫付产品研发、材料、人工等服务成本,在经历长达数月乃至更长时间的账期之后,企业才能逐步收回成本及利润。这对于一家刚刚创业的环保公司来说,是一笔不小的负担,很多小企业因此陨落。

  大禹环服在创立之初,就决定要改变这种服务模式。大禹环服与被服务企业的整个合作都是公开透明的,并且在与被服务企业达成合作协议之前,大禹环服就声明需要对方先支付服务费用。也因此,大禹服务的企业都做到了先付费再接受服务。这种服务模式的好处是显而易见的:企业拥有了更大的资金自由,也承担了更小的风险。大禹环服也因此挺过了最难的时光。

  而大禹环服之所以能以一己之力改变了这种传统的服务模式,最根本的原因在于大禹环服在核心技术方面的创新,使得大禹环服拥有足够的自信掌握更多的话语权。

  大禹环服的快速发展源于自身技术的不断创新。公司与众多国际知名企业保持良好的合作关系,并与国内高校科研机构达成战略合作,对关键技术进行技术研究与攻关。公司已具有多项发明专利。在以下几个方向都处于行业领先水平:

  H2S不仅剧毒,遇明火、高热甚至会引起燃烧爆炸,是一种危害很大的工业气体。也因此,工业气体都要经过脱硫处理才能排放。

  目前石化企业对排放气体中的H2S净化提出了更高的要求,而大禹环服研发的脱硫溶剂专利技术,匹配不同的工艺流程,最大限度地提高了硫的脱除率。在宁波某石化公司的脱硫项目中,净化气中的H2S含量甚至可以低于10ppm,这意味着,一百万个气体分子中,只有10个H2S分子。

  传统的工业颗粒物净化,采用滤筒式过滤器或反冲洗过滤器。其中,滤筒式过滤器需要频繁更换滤筒、操作复杂;反冲洗式过滤器需要引入大量的反冲洗水且胺液损耗大。大禹环服建造了高效分离颗粒、去除各种有机污染物的物理净化设施,操作简单、不损耗胺液。

  基于电渗析的胺液净化过程会产生一定量的有机废盐水。大禹环服开发配套的废水深度处理技术,解决了净化过程中的废水排放难题。

  就VOCs的控制技术而言,我国的主流技术包括吸附回收、催化氧化、蓄热燃烧等方法,但这些主流技术净化效率普遍偏低。不同于这些传统的净化方式,大禹环服采用了生物除臭的解决方案:生长在循环液及填料表面的微生物,通过短时间的气液接触吸收易溶于水的污染物,并通过生化反应将其转化为其它无害物质。在某污水处理厂生物除臭的案例中,大禹环服通过“臭气→ 生物预处理系统→ 生物滴滤→ 引风机→ 达标排放”的完整流程,H2S去除率达99.8%,非甲烷总烃去除率达88%,臭气的去除率达99%。臭气经处理后,远优于《恶臭污染物排放标准》(GB14554-1993)中的限定值。

  一是员工之间的平等和尊重。在陈誉看来,员工之间的平等和相互理解是非常重要的。“我们公司管理有点儿像罗马议会,有事儿大家一起商量”,陈誉说。他认为大家都是平等的,只要大家理念一致,每个人的意见都很重要。而每个新入职的员工,即使是博士,都需要首先“下一线”,去环保服务现场体验环保服务的每一个环节。只有这样,员工们才能互相理解彼此的工作内容和工作难度,并更尊重彼此的工作。

  二是适量的工作强度。陈誉并不赞同“996”或“007”,他更提倡弹性工作制,“累了就休息”,他说。他更看重一个员工是否热爱自己的工作,并认真地对待工作。谈到这一点,他也强调梦想的重要性。他鼓励年轻人们勇敢地追求梦想,只有为了梦想努力,才有源源不断的动力。

  三是活泼自由的工作环境。这也是大禹环服选择软件园孵化器作为办公场地的重要原因。他认为,孵化器的办公氛围很好,轻松、温馨,能让员工们更愉快地工作。整个中关村软件园的园区建筑密度合理、绿化较高,为公司提供了很好的硬件与软件支持。

  另外,孵化器开展的多项科创服务,包括定期的政策宣讲、金融对接、人才招聘、专家大讲堂等内容,还有体育、文艺赛事,针对性很强,符合员工需求,他非常鼓励员工参与其中。

  这种可以称之为“随性”的管理方式,反而极大地发挥了员工们的潜力值。员工们更多的是为了实现共同的理想而努力,并非为了工作而工作。

  古代大禹,通过十三年的艰辛工作完成了治水大业。那现代大禹又有什么远大理想呢?

  陈誉显然是考虑过这个问题的:“和我们在这种细分领域里面有技术对比性的就是陶氏、杜邦、雪佛龙等企业。当然他们都是规模性的企业,不只有气体净化这个领域,他们还有炼油、加氢,包括一些催化炼化等领域,但是就这个细分领域而言,我们和他们是不相上下的。我们就是瞄准了国际上的一流企业,然后在这一块儿,我们去超过他们。我们主要立足于石油化工企业的环保服务,就这个方向。”

  陈誉提到这些对手企业的时候,显然是“知己知彼”的。他很平和地说:“我们和他们是不相上下的”,但同时又志向远大:“我们去超过他们”。

  四千多年前,大禹以其坚韧不拔的信念和不屈不挠的精神,历时十三年解决了全国的水患。当下,数千年来的大禹精神也从未缺席。坚韧务实、执着奋进,疏而不堵的大智慧……在大禹环服的陈誉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。这种不服输的干劲和创新精神,数千年来也一直浸润在中国人的骨子里。让我们祝福这样有志向的中国人、中国企业,在未来的日子里,越走越光明。△

伟德国际1946

Copyright © 2014-2019 伟德国际1946 伟德国际 网站地图 鲁ICP备20125625号